迷梦度辰

妄图站在世界背面的少年。








因而无望救赎。

一个奥利奥的腿肉

#远赛远无差

尽远看见那两只猫的时候,天色也将晚了。

说是两只猫也不全对。准确来说,其中一只是货真价实的野猫,灰蓝的毛生得顺滑,可惜沾了些枯叶碎屑颇为狼狈,但毫不影响一双湛蓝的猫眸熠熠有神。另一只家猫大小的兽生了副猞猁模样,偏偏一身雪白的皮毛没有一点杂色,耳尖一簇立毛随风扬起,给那白猫儿样的异兽平添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君子气。

不知怎的尽远就来了兴致,反正手头不忙,索性就袖了手看两只猫儿——看他们打架。那只灰蓝的野猫步步紧逼,亮着爪尖直要取白猫的喉咙。可白猫倒是从容,微微闪身一躲紧接着回爪一拍,就给躲闪不及的野猫拍了出去。那野猫也是聪明,挨了这一下便不再莽撞,左跃右腾身形灵巧,一击下去就立...

一点点奥利奥

七夕庙会,华灯初上。
手里一支啃得乱七八糟的苹果糖,赛科尔在穿着古朴的人群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即使他身上也是一袭广袖长袍颇有东楻风姿,可那一头海洋颜色的短发和不拘小节啃咬苹果糖的动作,怎么瞧都是来自异国的一位稀客。
如果他能把东西吃得文雅一些,搭上他明朗俊俏的眉梢和一双湛蓝的眼,说不定还会有姑娘赠他一枚小小的用红线穿起来的红豆粒。东楻之国有风俗如此,在这七夕赏灯会上,若是有姑娘碰见了中意的小郎君,就往他衣襟上别一枚红豆相赠。如今楻国的女孩们也是活泼开放了起来,遇见位合眼缘合心意的人也不吝啬一枚小豆,直接大胆得反倒是把人家小伙子闹个脸红。不过这又何妨?也没有人会嘲她们不懂矜持,佳节良辰,无伤大雅...

来啊,互相伤害啊!

一个赛科尔快要崩溃的自戏。梗自九然大大那张虐遍南国的图...。

“如果我们之间一定要有一个先离开,我希望那会是我。”

“因为我相信他可以足够冷静的处理我的死亡,然后规划好他从今往后没有我的人生。”

“而我不能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阳光可能太过刺眼了。不然为什么除了白色什么都看不到?
——不,不,自己只是被柔软的白色发丝遮盖了视线。

怀中倚靠着气息微弱的挚友。自己从未见过他如此虚弱的模样,就连他被光影相斥的神力撕扯时,也能清楚地看见他赤红瞳孔里意气风发的光芒。就像这战火,就像他给予自己坚实可靠的希望。

指尖在颤抖,以至于连最称手的双刺都无法紧握。就在一个钟头之前,塔帕兹驻岩城的军队接到...

一个正经的语C群宣

“那个...不知道是谁,等级大概50。”
【请选择您要加入的游戏模式】
“不选?那我随机了。团队噩梦。”
【已确认。正在协调神经连——】

“你有病啊。”赤色乱发的少年终于忍无可忍,“自言自语些什么?倒是学得还挺像啊喂。”
“别说话。”身着不伦不类的紫色长西装,男人将食指竖在唇前,半眯起一只眼睛故作姿态。“我在召唤队友。”
赤发少年一副“我很不乐意跟你一起当傻逼”的不屑神色,“比起你这个不明所以的召唤仪式,我提议我们直接拆了地图,然后完美通关。多好。”
“啧啧啧,暴力要不得。”男人重新拾起地上的提示纸条,准备重新开始刚才奇怪的模仿系统的行为,“鬼骁小朋友,如果你不乐意帮忙,至少不要打断我读条好吗?”
赤发的...

宣~荣耀-驱魔大陆~

-驱魔大陆-


[全职高手/ABO/无生子设定]


也许你想要成为高高在上的神明,坐拥宏伟神秘的雪原,用你的孤傲将殿堂掩藏。圣骑士的光辉被加诸在拳皇身上,一往无前的气势让人类仰望。

风琴与圣歌在纳兰索唱响,用光明胁迫人类交出最高的信仰。洁白羽翼缓缓张开,沉默的天使举起裁决的双枪。

神用圣洁涤荡人们的罪恶,充满光辉的低喃,背后却沾染着浓重的血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或者你更爱那蔚蓝辽阔的海洋,居住在窝藏着纯然原罪的岛屿上。藐视虚伪,肆意释放出心底火热的欲望。恶魔露出彬彬有礼的笑容,用鲜花与欲望掩住战术师的能量。

肉体与肉体之间暧昧交缠,大胆侵占Omega身上的甜香。用毒品与极乐对人类发出来...

【叶皓】得见君(下)

#说521就521,爆肝也要赶上×

#保证甜,但与ooc同在orz

进了粥铺,叶修去点单,刘皓没什么胃口就在一旁拣了个角落里的位子坐下。不一会叶修端着碗白粥放在刘皓面前,自己就坐在了刘皓对面。叶修的脸隔着热粥的水汽看不真切,只能听见叶修缓了声说:“先喝点粥,养胃。冷硬的东西就先别吃了。”

大概是刚才看见挂号单上的胃肠科三个字了吧,虽然刘皓的胃一直不好,但身边的人里也就呼啸的经理知道,还是因为自己时不时胃痛请假。刘皓嚅嚅地说了声谢,从筷筒里抽了把勺子缓缓的搅着白粥,半晌又开口:“叶哥,你...”

“我怎么在南京?”叶修掏出烟来想点,看见邻桌坐着位孕妇就又把烟塞了回去,“陪我弟...

【叶皓】得见君(上)

#君不见说好的后续。


#ooc极其严重...lo主尽力了orz


皱着眉心睡了半宿,天亮的时候刘皓还是被疼醒了。胃里拧着劲的疼,想吐又感觉欠了点意思。刘皓忍了一会觉得实在不能照常训练,就给经理打了电话请假去医院。

呼啸附近就有家医院,刘皓也是图个方便就没往远处去,挂了号就在走廊里排队等着了。医院里人多,刘皓前面还排了两三个人。这时候刘皓正等得无聊四处张望,结果抬眼就看见了叶修。

也是刘皓心里有鬼,吓得手一抖,没拿住挂号单就正好飘到了叶修脚边。趁着叶修弯腰捡挂号单的空当,刘皓匆忙戴上连帽衫上的帽子,轻手轻脚地压低自己的存在感打算绕过叶修迂回去大厅重新挂号,或者干脆换家医院...总之躲开叶修...

【刘皓生贺】【叶皓】君不见

刘皓半夜捂着胃疼得睡不着,没由来的就想起了叶修。

倒也不是赶巧就想起来有这么个人,而是无论刘皓胡思乱想些什么,最后都能绕回到叶修。就好像他一不小心掉进了个怪圈,满脑子阴魂不散全是叶修叶修叶修,烦的不行胃又疼得想条快要被拧碎的毛巾。刘皓不禁想,大半夜的自己死在这儿了都没人知道。

几下挣扎勉强爬了起来,刘皓从床头柜里翻出几片消炎药,也不管对不对症先吃了再说吧。半夜里宿舍没水,刘皓只好把药嚼吧嚼吧干咽下去,苦得舌根都麻。

无端的就是一阵悲戚,就跟无端的就是满脑子叶修一样。刘皓烦的不得了,床也不上干脆靠着床头柜抱膝屈腿坐下,眼睛盯着地板上窗户形状的光斑,开始自暴自弃地放任自己想叶修。

根本没多少事好想的,在刘...

又是小伙伴的点文 昊天纪•御兽师同人

cp 风枭×殷天枢

ooc预警

设定已死

风枭站在房间一角由屏风掩出的阴影里,定定地望着屋中央浴桶里浸着的少年。

说是少年有点不贴切,如今的殷天枢已经褪去了当年青涩,虽然年纪尚轻可眉宇间的神气已然无半点稚嫩,倒是让面颊上一块青紫色的淤肿煞了风景。细细打量下殷天枢身上除了脸颊的淤青还有几处殴打所致的伤痕,足以看出这些日子他过得不怎么舒坦。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了,殷天枢早已是七阶顶峰灵兽,又混有人类御兽师的血脉,天资过人实力不凡,又是何人能把这样的殷天枢弄成这般惨状?

风枭皱眉,想起来刚把殷天枢从那个困住他的岩穴里拎出来的时候,少年身子软得自己站不起来。风枭嫌麻烦却又不得不耐着性...

小伙伴的点文这里放一发 昊天纪•符阵师同人

梗老√

ooc一定有。

cp 骆方圆×叶光纪

死亡、性描写有。

骆方圆好像做了场梦。

梦里有他的小雁儿,有不知为何变得殷红发黑的小金搂着副不知什么动物的尸骸,有中年富态的娘亲抱着血斑,有意气风发的爹爹。

就是没有叶光纪。

他眨巴眨巴眼睛,问小雁儿:叶大少呢?

骆雁行瞪了他一眼,没搭理他。

骆方圆不由感叹,这孩子长大了怎么脾气还是没变呢。

感叹归感叹,习惯了自家小弟不正眼瞧人的薄凉性子骆方圆也没放在心上,摸摸鼻尖就转身去问娘亲了。

娘,叶光纪呢?

燕芸打量了骆方圆好一会儿,才紧闭着双美目答了他。

“叶光纪?不认识!”

骆方圆一头雾水,叶光纪可是骆家的阵灵大...

1 / 2

© 迷梦度辰 | Powered by LOFTER